忆孟会长

 更新时间:2024-04-17 12:56:36

有的人死了,他还活着,有的人活着,他已经死了。这是著名诗人臧克家为纪念鲁迅先生时所作之诗。而我此刻想借用这美好的诗句,来缅怀我们敬爱的孟会长,缅怀这位虽然已经离去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的孟会长。

忆孟会长

回忆孟会长,不仅让我脑中再次浮现出他那高大魁梧的身板,那慈祥的面容,洪钟般的声音,及他待人的谦和,工作的认真,和他泼墨挥毫时的那份精气神。

2012年7月,那个美丽的盛夏,那个让河东楹联人为之骄傲自豪的日子,中国楹联学会会长孟繁锦携同中楹会班子成员又一次下河东考察,运城顺利的被命名“中国最佳楹联文化城市”。而我有幸成为了那次考察团随行的导游,也让我近距离的认识了这位和蔼可亲的会长。

清晰的记得那个早上,车子一到,运城宾馆门口便热闹起来,我站在1号车的门口,拿着车上领导名单静待他们上车。随行车上的领导,除了叶子彤老师之外,中楹会的领导可以说都是初次见面,这不由让我心中多了几分紧张。由于和孟会长合影的人较多,孟会长是最后一个上车的。上车时,他冲我点头一笑,那和蔼的笑容,至今让我记忆犹新。上车后,按照岳会长的吩咐,首先要清点人数,这不由让我有点犯难,怎么称呼呢?看看眼前皆是些白发苍苍的古稀老人,直呼其名不好吧!这时,有过几面之缘的叶子彤老师出面解围说:“高飞,就念名字吧!这样大家都能听清楚,不要刻意讲究职务,那样反倒让人觉得不自在了”。当我还在犹豫的时候,一个如洪钟般的声音从侧面传来:“没关系,念名字吧!一个称呼而已,再说名字本来就是让人叫的嘛!”孟会长一语,让我长舒一口气,我也半开玩笑拱手抱拳道:“那小女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,来一回大不敬,还望各位海涵”,一席话不由让满车人哈哈一笑。孟繁锦、到!蒋有泉、到!叶子彤、到!……名字清点完后,叶子彤老师又开玩笑说:”你看!我们这帮老头的纪律还是可以的吧!”话音一落,车上又顿起一轮笑声。车子开始出发,我简单的自我介绍后,开始了我的讲解,“十年文明看深圳,百年文明看上海,千年文明看北京,五千年文明看运城。大家好!欢迎大家来到中国十大魅力城市、运城,运城又称河东,有着华夏之根的美称,传说中盘古开天地,女娲补天的故事都发生在这里,同时这里也是尧舜禹的故里,忠义神勇的关公故里,还有‘白日依山尽,黄河入海流。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’的鹳雀楼。”这时车子猛然颠簸了一下,我也随之晃动了几步,孟会长说道:“高飞,坐下吧!这样安全一些,坐下一样可以讲嘛!”我瞅了瞅车上,除了孟会长右边还有位子之外,车上已是座无虚席,我不好意思的摆手示意不用了,但孟会长又说:“还是坐下吧!安全第一!”我便忐忑的坐了下来,余光注视了孟会长一眼,孟会长可能看出了我的紧张,便与我聊起来。问上什么学校?学什么专业?怎样爱上楹联等。以致以后的几天但凡有时间我们都会谈及到相关话题,至今那些情景仍然历历在目。

再谈及到孟会长的书法,我想但凡见过孟会长墨宝的人无不被他那份苍劲雄厚、大气磅礴的气势所折服,而我又暗自庆幸已珍藏到孟会长的一幅墨宝。2012年10月份,我筹办在绛县的楹联婚庆公司准备开业,正当为牌匾题字的事情发愁时,运城楹联学会的岳会长说:你办的是楹联婚庆公司,我现在就给孟会长打电话,让他给你题字,题名“高飞楹联婚庆公司”你觉怎样?我欣喜之余又觉得不切实际,因为我知道书法界但凡有资历的人,多少都会端几分架子,向岳会长说明缘由之后,岳会长笑道:“孟会长可不是端架子的人。”正如岳会长所说,电话那头孟会长很爽快的答应了,并说写好后就邮寄过来。几天后,我顺利的收到了孟会长的亲笔题字,打开信件的那一刻,多少让我有点受宠若惊,我一个小小的基层会员,孟会长竟也如此重视。感慨之余敬佩之情油然而生。

就在执笔此刻,我再次从书柜中取出那封信件,打开时,失落中几分伤感又带着几分感动,睹物思人,心中泛起疑问,孟会长真的就这样走了吗?

正当中国楹联的前景一片大好的时候,您这位默默耕耘在联田十余载的耕耘者,却悄然离去。十余载,您走过了多少地方,大市,小村,尤其是河东大地,留下了您更多的足迹,访学校、步乡镇、走基层、河东的楹联人早已和您建立了一份深厚的情谊。十余载,您为楹联事业殚精竭虑、有目共睹。可为什么在楹联事业丰收的时候,您却走的这样匆匆,莫非是您累了,想在他乡偷闲入梦?

泱泱大中华,古老又文明,风风雨雨千百年,楹联总兴盛……

查看更多
不够精彩 再来一篇
看作文网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来源链接:https://m.kanzuowen.net/duilian_1524/
网友关注对联
精品推荐
热门对联推荐
首页
栏目
栏目
栏目
栏目